????以下是:
????【11】

????之后几日我忙碌的几乎要垮掉。

????我以前从未跟政事扯上一丁点的关系,现在却一股脑的涌了上来,好在我可以偷偷摸摸的把无泯君带上,他倒是挺顶用,可惜跟仪式有关的还是要我自己亲自上阵,这么一来不免头疼万分,好不容易登基等仪式都过去了,我们去东源国的日子便近了。

????我同无泯君离开的前三日,正是休邑王一家被贬为庶人的时间,秋雨蒙蒙,整个西泱宫中染满了雾气,我撑着伞思考着回东源国去之后会发生的种种问题,盛安公主却不知用了什么法子,乘轿而来,在我身边幽幽的行了一个礼:“皇上。”

????我撑伞的手顿时有些不稳,见她在细细的雨丝中并未打伞,素面朝天,披头散发,一身素白纱衣与身后雨雾中浅红深白的拒霜花几乎融为一体。

????她与以往所见一点不同,脸上是从未见过的淡然和肃穆。我猜想她已对无泯君心灰意冷,同为女子,见她被爱人背叛、丧父、从公主沦为庶人,不免有些不忍,于是道:“起来吧。”

????盛安公主缓缓抬起头来,我才发现她耳边还簪着一朵浅白色的花骨朵儿,这有些奇怪,因着别人都是只带花朵的,不见有人带着花苞。

????盛安公主见我视线落在那花骨朵儿上,浅浅一笑,道:“皇上,在这深秋之中,这花骨朵儿不识时节,不辨真假,痴傻独开,且存着妄念,想要开成一朵花儿,然现在这气候,哪是它可以受得住的?贱妾于心不忍,干脆将它摘下。”

????她说是说那花骨朵儿,但我怎会听不出她所言其实是她自己?然而眼下这情形,我也无法安慰她,且她此刻声色容貌,都古怪的很,严重让我怀疑她是不是中邪了……所以我只好勉强道:“盛安,你想的倒是挺多……”

????盛安公主顿了顿,道:“贱妾现在已经不叫盛安了,那是先皇赐的封号,现在我已是庶人……若皇上愿意,再叫我一声悠儿吧。”

????“……”既是她最后的愿望,满足一下她也未尝不可,我清了清嗓子,道,“悠儿……”

????盛安公主一笑,道:“多谢皇上。”

????“……”

????她行了礼之后,又掏出一个布条,缓缓展开来,里面插着的却都是那日我和无泯君刺在她头上的金针……

????呃,莫非盛安公主是想秋后算账?

????我有些警惕的看着她,她却只是一笑,将那布条缓缓递给我:“皇上,金针断情,当日您的心思原来就已表明……”

????“……”就说你想太多了……

????她继续道:“现在贱妾将金针还给皇上,只愿皇上不要责怪贱妾曾经的无礼……”

????我想了想一手接过那布条,一手把那油纸伞递给她:“你接着吧。”

????她轿子还在外面,从这里到外面需要一段路,现在她已经浑身淋湿,这伞倒是真没什么大作用,只是我这么给她,也算是对她的一种安慰了。

????盛安公主一愣,笑了笑,接过那油纸伞:“多谢皇上。”

????我点了点头。

????“贱妾……告退。”

????我再点了点头。

????盛安公主举着那把青色的油纸伞,缓慢的朝着外面走去,身影越发在雨幕中模糊,我手中握着那布条,上面的金光照的我眼睛格外不舒服,我忍不住放大了一点声音道对着盛安公主的背影:“呃,其实这金针上面的金都是真的,你大可以留着,将来没钱了可以拿去当……”

????盛安公主一个趔趄,僵硬的转过身:“多谢皇上美意,不必了……”

????我尴尬的道:“嗯,你去吧。”

????盛安公主又一次以袅娜的姿态缓步离开,我叹了口气,看着布条发呆。

????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身后忽然传来一个淡淡的女声:“怎么了,这么恨我,用我的身子在外边淋雨?”

????我回头,却见是无泯君,他举着一把墨青色的伞,手臂有些费力的举起,一并遮住了我,我赶紧接过伞,道:“不是,刚刚见了盛安公主,你知道么,她刚刚一袭素衣,耳边带着白色的花骨朵,以花代己,说什么……”

????我还没来得及跟他表达一下对于盛安公主巨大转变的吃惊,无泯君却眯了眯眼,把我手中的布条往地上一扔。

????“你做什么?”我愣了愣。

????“那是盛安给你的?”他看了看那布条中的金针,“应该是有毒的。”

????我惊讶道:“不是吧……”

????无泯君淡淡的看了我一眼,弯下身子,隔着袖子拈起一根金针,对着一旁盛开着的拒霜花的花茎戳了一下,那拒霜花竟迅速枯萎,而后散落于泥土之上,前一刻尚得意怒放,下一刻却花叶凋零,两相对比,显得分外凄惨。

????“……”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,无泯君把那布条捡起来,叹气道,“用的是‘善极’,这可这不知道该怎么办,丢了会伤人,埋进土里这片土也就废了,烧了吧,闻到的人又会死……”

????我咋舌:“毒性如此强烈?”

????无泯君道:“嗯,以前很有名的一个医师钻研而出,并无解药。”

????“这么恶毒的东西,还叫‘善极’……”我摇了摇头,不免想到了那位酷吏留善。

????无泯君抿了抿嘴,道:“那医师名常语极,同酷吏留善有段说不清道不明的过往,这药,是纪念二人感情的。故各取两人名字中的一个字罢了。”

????……还真和留善有关系!

????我无语道:“我倒是有个法子,知道该丢哪里。”

????“嗯?哪里?”

????“粪池。”

????“……”

????“好法子。”无泯君肩膀微微耸动,把布条递给我,“你让下人丢去粪池里吧,小心别碰着。”

????我点了点头,又忍不住问道:“你……便这么放过盛安?”

????无泯君淡淡道:“盛安虽然性子鲁莽,但并非太蠢,她既然做的这么明显,便是另有深意,现在她应该还未走远——你让侍卫去把她叫回来吧。”

????我迟疑道:“怎么?”

????无泯君小声在我耳边说了几句话,我因着那话中的内容与深意而吃惊不已,但见无泯君一副神态自若的模样,也只好派人去找盛安,无泯君笑了笑,便拿过了伞,慢慢往转角走去,几个眨眼便不见了踪影。

????果然如无泯君所料,没一会儿盛安便回来了,看样子的确是一直极缓慢而走的,就是在等着我招她回来呢。

????她撑着伞走来,步履不复刚才那般从容,脸上也写满了苦楚,仿佛不是来见我,而是去奔赴刑场一般。

????而就我看来,无泯君,确是盛安公主的刑场。

????盛安公主走到我跟前,盈盈一拜:“皇上。”

????我点了点头:“召你来,是忽然想到一件事。”

????“嗯。”

????她敷衍着回答,估计是在等着我给她判下什么不可饶恕的罪名,但我只是抿了抿嘴,自身后摘了一朵深白浅粉的拒霜花,然后伸手将盛安公主鬓角旁那朵花骨朵儿摘下来,换上那朵绽放的拒霜花。

????【12】

????我做这动作之时,盛安公主微微瑟缩了一下,但还是站在原地,任我把那花骨朵仍在一旁。

????她看了看石桌上摊开的布条,又看了看地上的花骨朵,不解的看着我:“皇上这是……”

章节目录

公主贵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则慕<><>公主贵性最新章节